90后充值中心 - 广州观念艺术家邀请社区居民创造世界级博物馆

 2020-01-08 14:20:43   热度:3431  

90后充值中心 - 广州观念艺术家邀请社区居民创造世界级博物馆

90后充值中心,作为中国过去数十年中最为杰出和多才的艺术家之一,陈劭雄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就已参与广州地下艺术及实验艺术。他也是九十年代广州观念艺术小组“大尾象”的成员。

大尾象工作组(合照) 左起:陈绍雄,林一林,徐坦,梁钜辉

《景物》是陈劭雄2016年创作的大型影像装置,四块弧形屏幕上变换的画面都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熟悉的风景。栖息在树梢的喜鹊、推着自行车穿过铁路的人、冬日的荷塘、溜达的小狗……

艺术家在漫漫旅途中剪切下一个个时间和空间的片段,在周遭世界继续变化的时候让它们保持不变。这些微小的时间碎片逃离了原本的存续命运被永远地封存,像是琥珀中的昆虫,成为陈劭雄的私人缅怀。

陈劭雄 集体记忆-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 布面中国印泥 180×267cm 2016

此外,他还邀请普通公众用中国印泥点按出世界各地著名美术馆建筑景观,创作了《集体记忆》系列。这些场景是城市当中的公共文化机构——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与美术馆。

集体记忆-大英博物馆 布面中国印泥 135×202cm 2016

卢浮宫、大英博物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蓬皮杜艺术中心、古根海姆美术馆、泰特现代美术馆……这些机构本身就是极具表现力和激动人心的建筑。它们在城市文化生活中日益成为重要的场域,精英主义的起源被重新定义为拥有广大受众的“景点”和地标性建筑。

集体记忆-法国梅斯蓬皮杜艺术中心 布面中国印泥 160×266cm 2016

集体记忆-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布面中国印泥 160×240cm 2016

被陈劭雄邀请来参与用指印创作的是学生与普通公众,他们在画布上用手指重现这些建筑景观,整个过程将图像摄影、软件处理与绘画等各种语言方式结合。这是陈劭雄近年来所专注的公众参与的艺术实验,也“代表了形象文化和知识生产的民主化(侯瀚如)”。

集体记忆-惠特尼美术馆 布面中国印泥 160×240cm 2016

集体记忆-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 布面中国印泥 180×280cm 2016

陈劭雄谈起这近十张《集体记忆》系列作品时说,“《集体记忆》系列创作是将照片的数码还原成大小不一的像素点,然后邀请有着共同记忆的社区居民来合作,用他们的指纹构成一个图像,以代替冲印照片的药水,这是介于摄影暗房技术和绘画制作技巧的方法。是集体对其共同生活空间的追忆。”

集体记忆-纽约新当代艺术博物馆 布面中国印泥 160×261cm 2016

集体记忆-乔治蓬皮杜国家艺术中心 布面中国印泥 180×270cm 2016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陈劭雄创作了一系列作品形态,包括影像、装置、摄影蒙太奇、绘画、表演、以及集体参与等,而主题也开始越来越关注中国社会在全球化进程中所遭遇的各种大挑战。

陈劭雄,《耗电七十二个小时》,装置和行为,1992,广州

他邀请公众成员参与其部分作品的创作过程,用以激发和分享对于城市和社会变革的共同记忆与理想。

陈劭雄,《跷跷板》,录像装置,1994,广州

现在,他的工作一部分是独立创作,另一部分是合作项目,他是亚洲艺术合作“西京人”的成员,也是中国艺术家合作“没有空间的计划”项目成员。

“景物:陈劭雄新作展”正在北京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出,展期为10月29日至11月27日。

(图片由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