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bbin - 15人办升学宴被处分:以他人名义操办转嫁“风险”

 2020-01-08 14:03:45   热度:4024  

假日bbin - 15人办升学宴被处分:以他人名义操办转嫁“风险”

假日bbin,又到一年高考、中考放榜时,子女学有所成,家长想和亲朋好友分享喜讯,与老师共享荣光,举办升学宴无疑是传递喜悦的一种方式。子女升学是好事,但好事办好的前提是不能违规违纪。党员干部在庆贺子女升学时,千万别被喜悦冲昏了头脑而踩了红线,让升学宴成了“升学厌”。

7月17日,宜昌市纪委就通报了5起违规操办“升学宴”典型案例:

1、宜昌市青少年综合实践学校(市青少年综合实践教育基地)副校长(副主任)刘义新违规操办女儿“升学宴”问题。2017年8月,刘义新的妻子操办女儿“升学宴”,违规收取非亲属人员礼金。刘义新未有效阻止妻子操办“升学宴”。2018年6月,刘义新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2、秭归县九畹溪镇周坪村七村落理事长周立兵违规操办儿子“升学宴”问题。2017年8月,周立兵在事前与村“两委”签订《抵制“升学宴、谢师宴”承诺书》的情况下,为儿子举办“升学宴”,违规收取非亲属人员礼金。2018年5月,周立兵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3、枝江市马家店街道宝筏寺村党支部委员、村委会主任姚志刚违规操办女儿“升学宴”问题。2017年8月,姚志刚采取“化整为零”的方式为女儿操办“升学宴”,违规收取非亲属人员礼金。2017年9月,姚志刚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4、远安县嫘祖镇望家小学校长向定和违规操办儿子“升学宴”问题。2017年8月,向定和违规操办儿子“升学宴”和母亲“生日宴”,违规收取非亲属人员礼金。2017年11月,向定和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5、兴山县南阳镇文武村党员王元胜违规操办女儿“升学宴”问题。2017年8月,王元胜在家中操办女儿“升学宴”,违规收取非亲属人员礼金。2017年12月,王元胜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上述5起违规操办“升学宴”案例中,有的琢磨新招,采取“化整为零”的方式操办;有的言行不一,在签订承诺书的情况下照办不误;有的转嫁“风险”,以他人名义操办或与其他喜事合办;有的心存侥幸,认为小范围的宴请不会被发现,能逃过群众的眼睛和监督检查。违规操办“升学宴”,收受非亲属人员礼金等问题,反映出在高压态势之下仍有少数党员干部思想认识不到位,纪律和规矩意识淡薄,认为礼尚往来属人之常情,重情轻纪,情大于纪,没有坚持廉洁自律,从而丢掉原则,顶风违纪。

无独有偶

今年6月,荆州纪委

也曾通报了一批

违规操办“升学宴”典型问题

1、江陵县白马寺镇荆州村原党支部书记陈玉山违规操办高考“升学宴”问题。2017年7月30日,陈玉山在家中违规为其女操办高考“升学宴”,邀请亲属130余人参加,收受礼金共计62800元。2017年8月,陈玉山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免职处理。因落实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不力,江陵县白马寺镇党委书记、人大主席方文秋,该镇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程凯分别受到工作约谈处理。该镇党政办主任、联村干部吴高明受到诫勉谈话处理。

2、江陵县三湖管理区初级中学教师黄敏违规操办高考“升学宴”问题。2017年8月19日,黄敏在其公公家中违规为其女操办高考“升学宴”,邀请亲属60余人参加,收受礼金共计10200元。2017年9月,黄敏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因落实主体责任不力,江陵县三湖管理区初级中学党支部书记黄贵祥受到诫勉谈话处理。

3、沙市区食药局工作人员索祖宏违规操办高考“升学宴”问题。2017年8月18日,索祖宏在沙市区岑河镇某酒店违规为其子操办高考“升学宴”,邀请亲属、朋友、同事30余人参加,收受礼金共计11600元。2017年11月,索祖宏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4、松滋市杨林市镇初级中学工会主席毛传雄违规操办高考“升学宴”问题。2017年8月5日,毛传雄在松滋市新江口镇某餐馆违规为其女操办高考“升学宴”,邀请亲属、同事50余人参加,收受礼金共计7300元。2017年10月,毛传雄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5、纪南文旅区纪南镇洪圣村原党总支部副书记侯兰违规操办高考“升学宴”问题。2017年6月,侯兰丈夫周某某提议操办女儿高考“升学宴”,侯兰未予反对,也未向组织报告,更未采取措施制止。同年7月21日,周某某在纪南文旅区纪南镇枣林社区某餐馆违规为其女操办高考“升学宴”,邀请亲属160余人参加,收受礼金共计8000元,在此期间,侯兰知情但并未阻止。2017年8月,侯兰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免职处理。因落实主体责任不力,纪南文旅区纪南镇洪圣村原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李成旭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什么样的“升学宴”违规?

根据《关于党员干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监督检查办法》,以下行为不可以:

借子女升学之机以“升学宴”等名义违规操办酒宴,借机敛财;

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和影响,用公款、公物在本单位或者有业务往来单位的宾馆、饭店、招待所、食堂操办“升学宴”;

委托或授意、暗示他人代为组织操办“升学宴”“谢师宴”及其他宴请活动;

采取分批次、多地点或者采取“化整为零”的方式操办“升学宴”“谢师宴”及其他宴请活动;

索取、收受下属、管理和服务对象以及其他与行使职权有关系的单位或者个人的礼品、礼金和有价证券;

动用本单位、下属以及有利害关系单位的公务用车参与操办“升学宴”“谢师宴”。

为啥总有人在“升学宴”上栽跟斗?

据《中国纪检监察杂志》2018年第13期报道,公开操办“升学宴”现象明显减少,势头已经被遏制,但仍有一些党员干部铤而走险,踩了红线,这是基于什么样的心理?

心有不甘,捞回本钱。礼尚往来是我们的传统文化,人情社会下,一些党员干部随份子日积月累地送出去不少礼钱,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大操大办的现象少了,但自己送出去的钱尚未回本,仍希望借办宴“挽回损失”。

贪念作怪,借机敛财。一些党员干部,在工作岗位上认识的大小老板不在少数,自己平时也没少为他们办事,就觉得办“升学宴”收取红包是应该的。

自作聪明,试图掩盖。有的党员干部认为小范围的宴请不会被发现,摆得隐蔽些,应该能逃过群众的眼睛和监督检查。

从众心理,随波逐流。受风俗习惯的裹挟,有些党员干部觉得大家都在办,为什么自己不能办?再加上亲朋好友三番五次的要求,让这些党员干部觉得理所应当好好操办。

面子文化,追求排场。有的领导干部觉得自己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不能失了面子;有的领导干部认为他人子女成绩比自己的子女成绩差,都办了“升学宴”,自己没理由不办;还有的领导干部自以为是个“大人物”,“升学宴”要阔气有排场,习惯了有人围着转、公车出动接送、下属帮忙张罗,因此也就见怪不怪。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